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來源: | 作者: | 加入時間:
        讓萬能險帶上“緊箍咒”良性發展,進一步提升傳統保險保障功能,推動保險行業回歸保障本質••••••這正是當前保險業亟待解決的一項重要課題。
  為此,幾經醞釀后,上周保監會終于連發兩項人身險監管新規:《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關于強化人身保險產品監管工作的通知》,意在提升傳統保險產品保障功能與限制中短存續期產品規模。
  分析指出,兩項監管新規,剛中帶柔,明確引導預期,逐步調整結構,將有助于保險行業回歸保障本質,而流動性風險、“短債長投”、資產負債匹配等風險將進一步得到控制。同時,隨著監管力度的不斷升級,未來保險業分化也將加劇,注重保障的大型險企優勢突出,而此前以萬能險“獨霸江湖”的中小險企將面臨較大考驗。
2019年起險企中短存續期產品保費不得過半
  近年來,在中小險企“彎道超車”的訴求下,理財型為主的萬能險增長速度較快,目前已占整個人身險市場1/3。但高收益、低保障、偏理財、中短期為主的萬能險,不僅同質化現象嚴重,而且“短線長投”的現金流風險隱患,加大了險企經營風險,也偏離了保險保障本質。
  針對此,監管機構醞釀已久的人身險新規——《中國保監會關于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與《中國保監會關于強化人身保險產品監管工作的通知》終于在9月6日正式下發。
  記者注意到,此次保監會的兩項新規就人身保險產品的風險保障、萬能保險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強化總精算師責任等多個方面制定了詳細的規定;對于不符合該通知要求的保險產品,則要求在2017年4月1日前全部停售。
  首先,對個人定期壽險、兩全保險、終身壽險、護理產品的死亡(護理)保險金額,按照投保年度的不同階段,作出了最低限制規定,即風險保額不得低于累計已交保費或賬戶價值的20%-60%,對產品提出了更高的風險保障要求,同時也抑制了保險產品異化為短期理財的特性。其中,包括提高人身保險產品的風險保障水平,將人身保險產品主要年齡段的死亡保險金額比例要求由120%提升至160%。
  其次,將萬能險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的上限由3.5%下調至3%,并規定“新開發的”預定利率或最低保證利率高于評估上限的產品需要經監管部門審批。一方面壓低了負債成本,另一方面從監管層面控制了高定價利率萬能險的規模。
  保監會還對中短存續期業務占比提出比例要求,要求自2019年開始中短存續期業務占比不得超過50%,2020年和2021年進一步降至40%和30%,同時給予了5年緩沖期,以給市場明確預期,避免“急剎車”形成現金流風險。
  同時,對于部分公司通過“保單貸款”形式規避“中短存續期產品”規定的現象,此次明確了貸款比例不得超過保單現金價值或賬戶價值的80%,并規定不得使用信用卡進行相關操作、避免單純套利現象。
  除此之外,還要求在2017年起將投連險和變額年金、及相關附加險也納入“中短存續期產品”的監管范圍,并明確終身壽險、年金保險、護理保險不得設計成中短存續期產品。
激進中小險企將迎轉型壓力
  新政實施后,萬能險等人身保險產品的保險保障功能有望進一步提升。
  “兩項新政策的推出是前期征求意見的階段性落地,與征求意見相比更為柔和。”華泰證券(601688,股吧)分析師羅毅表示,同時,強調保險產品設計的風險保障和長期儲蓄屬性,將推動長期期交業務的發展、拉動行業新業務價值的進一步增長,為未來利潤的穩定釋放搭建空間。
  而中銀證券認為,在“三步走”的壽險費率市場化改革進程中,市場活力涌現、保費增長明顯,但部分公司的產品也存在著過度強調理財、而較大偏離保險保障本質的情況,且資金運用的方式不完全符合保險穩定性、長期性的特征,存在著流動性隱患。此類現象與近年來監管部門的“回歸保險本質”的導向存在偏差,并對保險以外的相關行業產生了影響、引發了多方的關注,改革中的及時跟蹤與調整對于行業的長期發展有積極作用。
  “強調保險產品設計的風險保障和長期儲蓄屬性,能夠推動保險長期期交業務的發展,拉動行業新業務價值的進一步增長,為未來利潤的穩定釋放搭建空間;”廣東某壽險公司相關負責人也對記者表示,而且,監管要求建立產品回溯機制,強化產品問責,這也將倒逼險企增強合規意識,提升對產品精算、法律合規等方面的重視程度。
  新規出臺后對于保險業務開展究竟有多大影響?分析人士表示,從中短期來看,由于大型壽險公司價值轉型、重期交重個險的布局較為徹底,新規帶來的沖擊影響相對有限,而其相對競爭力會有所加強。而中短存續期產品規模受限與銷售難度加大,將顯著降低對這種產品依賴度極高的中小保險公司的保費和險資投資規模。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萬能險保費收入達8103.24億元,同比增長147.3%,比2015年全年還多出450多億元。其中,安邦人壽、華夏人壽、前海人壽、君康人壽4家公司的萬能險占規模保費比例均超過75%。
但可以預料的是,在政策過渡期內,部分現有高定價利率產品仍有可能受到追捧,預計行業保費增速短期內仍將維持。但過渡期之后,羅毅則判斷,保險產品激進定價和高利率行為將會受到顯著遏制,“保險業務結構將逐步優化,保險公司盈利能力、風險防范能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將進一步增強。預計接下來以傳統型保險為主的原保險保費收入將出現加速增長的局面,而保護儲金及投資款將加速下滑。”

战东风怎么玩